古典管医学之投笔肤谈

来源:http://www.yea517.com 作者:古典文学 人气:176 发布时间:2019-06-29
摘要:[题解]谍间者,谍知敌情,而乘间隙以入之也。欲攻欲守,非知敌情不可。欲知敌情,非谍间何以得之?得则胜,失则败,其机至微。故以《谍间》为第五,而继于《持衡》篇。 [题

[题解]谍间者,谍知敌情,而乘间隙以入之也。欲攻欲守,非知敌情不可。欲知敌情,非谍间何以得之?得则胜,失则败,其机至微。故以《谍间》为第五,而继于《持衡》篇。

[题解]敌情者,敌人之情状也。知之斯可以取胜。然有用间而得者,亦有因形而得者,故次于《谍间》为第六。

[题解]达权者,通达权变也。家计既立,则凡军中之事,备之周密,已不败矣。然欲取胜,犹须见微知著,随机转移,以通达夫权变,而不可胶弦袭辙也。故以《达权》为第三,而继于《家计》之后。

40、凡为将者,握三军之权,司万人之命,以与敌对,逐于原野,相持而不知其情,是木偶也,相制而不制以术,是猛兽也。

48、凡两军相拒,匪我谋敌,敌亦谋我。于此不得其情而浪战,是矇瞆也,其何以因机致胜哉?夫敌情有可得而窥者,有不可得而窥者,多方之变无穷也。

20、凡兵出于国,民和于野,固当以必死为节,必克为志,尤先于达权。

[批评]篇旨虽与孙〔子〕共同,而中间议论自有机轴。

[批评]得情即是知彼,苟不知之,真与无同。“变”字用得有味。

[批评]首言“达权”,最有见。

[原注]将系国之安危、三军司命,而与敌为对,胜则生存,败则死亡。欲图其胜,必得敌情,而巧以乘之也。否则,冥然罔行,徒尚其力,宁不自速于败哉?木偶,有人形而无知识。猛兽,逞狂跳而乏机智。故以之警愚暴之将。

[原注]此言敌情当知。然其变多端,知之有难易之别,故将不可不察。矇瞆,目不明也。

[原注]权,秤锤也,所以称物之轻重,而往来以取中者也。故道之变通亦曰权。用兵者,权之不达,则不能料度彼己,而执一不通。必死者可杀,必克者可诱,虽有志节何益哉?是以当先权敌之何如,可以死,可以无死;可以克,可以无克,而后得其中也。此见徒勇者不足恃。民和,“和”字不重,总是交和而舍意。

41、是故伐人以其主,贤于以己伐之也。谋人以其臣,贤于以己谋之也。散人之交而合其斗,贤于以己斗之也。

49、是故风驰电击者,势也。火列星屯者,形也。五人为伍,极于万二千五百人为一军者,制也。三才、五行、六花、八阵者,名也。此可得而窥也。

21、不可听淫言,不可信谶纬,不可拘风占,不可惑物异。

[批评]此暗隐非间莫能,意深词简。

[批评]此“四事”乃可易见者。

[批评]“四者”足以佐胜,但当假之,而不可泥,此定论也。

[原注]此正制以术处。贤,犹愈也,谓不费己力而功自成也。伐人以主,如陈平以恶草疑项羽而去范增。谋人以臣,如大夫种以宝货赂伯嚭而亡吴国。散交合斗,如张仪散六国之纵,而使之互相攻击也。

[原注]此言情之可窥。风驰电击,喻其战势之速也。火列星屯,指其兵形之盛也。五人为伍,倍而积之,此古之制也。三才,在地人;五行,金木水火土,乃太公所制。六花,左右虞侯各一,左右一箱各一,左右二箱各一,其形六出,乃李靖所制。八阵有天、地、风、云、龙飞、虎翼、鸟翔、蛇蟠,乃风后所制;又有方、圆、牝、牡、冲方、罘罝、车轮、雁行,乃孙子所制;又有曲、直、锐、卦、车箱、车釭、鹅鹳、冲阵,乃吴子所制;又有洞当、中黄、龙腾、鸟翔、连衡、握奇、虎翼、折冲,乃孔明所制。此诸阵之名也。皆显于外,故可窥之,言易也。

[原注]“四者”皆异端虚诞之事,制之以诳敌则可,若我偶值之,惟当权之于心,而禁祥去疑,切不可听信拘惑也。听,则为于阗之求马。信,则为陈婴之欲自王。拘,则无符彦卿逆风之功。惑,则无李孝恭杯血之解故耳。

42、譬之虎也者,噬人者也。虎之牙,无不噬矣。委虎以肉,无不噬矣。荷戈逐虎,无不噬矣。弹虎以石,无不噬矣。故使人其牙,而我不自。委人以为肉,而我不自委。使人荷戈逐之,而我不自逐。我伏其身以弹虎,而使人当其怒。凡若此者,皆伐人之以其主,谋人之以其臣,散人之交而合其斗者也。然非谍何以索其情,非间何以投其术哉?

50、若夫合而守、分而屯者,奇正也。大营处易、小营据险者,犄角也。冥行林麓者,伏也。潜越草莽者,覆也。鼓行观兵者,将无能也。临敌易将者,兵有变也。

22、居常虑变,处易备卒。屯营者,务持重。临敌者,贵合谋。接战者,先示形。纳降者,须防伪。袭人者,顾本营。伏兵者,视地利。攻众者,解其心。陷坚者,孤其势。远征者,警其赴救。追奔者,防其分兵。突进者,矢石在前。无粮者,乘饱以战。卒遇敌者,不可妄动。见异物者,不可辄发。过险阻者,不可不速。遣间谍者,不可不密。凡此皆宜达之以权也。

[批评]喻得亲切有味,当玩!当玩!

[批评]此后俱难识者,故当察之。句老意精,克符孙子口气。

[批评]军中大要不出于此,良将能之,故胜而无失。

[原注]此以虎喻敌,明上节之意。身当其虎,必被所伤,使人当之,则可旁观而取其利。明用其力,敌必相争,巧以乘之,则可因隙而制其胜。此乃谍间之功,信不可不用也。下言用之之妙,胜败之机。

[原注]自此至“非详察之不可得也”,俱是敌之情。合守分屯,如吴汉与刘尚分屯,而复潜兵合之,出谢丰之不意,非奇正而何?易,平地也;险,险阻也。二处立营,敌难攻取,非犄角而何?犄角,注见《持衡》第四篇。伏,藏也,候敌来而起击。覆,隐也,从不意而袭人。鼓行观兵,则兵势弱而不振,非将之无能而何?临敌易将,则士心愤而不服,非兵之有变而何?

[原注]此与下节,皆备己乘人之人事所当尽者,非比上“四事”也。“居常”二句,防未然也,如程不识之夜击刁斗。持重者,不轻动也,如亚夫之夜惊坚卧。合谋者,集群策也,如越王之会议伐吴。接战而示其形,则敌莫测,如韩信背水之阵也。纳降而防其伪,则敌难欺,无曹操赤壁之焚也。将袭而返顾,则无失,可免庞涓腹心之忧也。欲伏而相地,则计行,必成孙膑马陵之功也。解其心,虽众无用,则如李靖之弃舟江中,而萧铣兵疑不敢进也。孤其势,虽坚必破,则如白起之遮绝后救,而赵括卒坑于长平也。远征警救,救必无功,则如唐太宗征世充而先绝建德之援也。追奔防分,不防有害,如成安君逐韩信,而不虞赤帜之驰也。突进当虑夫矢石,张郃昧之而殒命于木门也。无粮乘饱以进攻,项羽知之而胜秦于九战也。卒遇敌而妄动则必败,故当法李广之解鞍。见异物而辄发则必危,故当戒任福之开盒。险阻宜速过,邓艾所以走阴平而破成都。间谍当密遣,陈平所以具恶草而疑楚羽。凡此十八事,皆在己者,非权以济之,安能免己之害,以取万全之胜乎?此达权所以为要也。

43、故欲得敌情而间之者,当先采物价之腾平,察风俗之好尚,人事之喜怒,觇上下之乖和。然后因隙间亲,因佞间忠,因利间争,因疑间废;诳其语言,乱其行止,离其腹心,散其交与,间谍之妙也。

51、易衣而行、变徼而出者,用寡也。列阵以待、分道而攻者,用众也。我取其有而不较者,害之也。彼弃其有而不惜者,利之也。

23、故知兵者,必先自备其不虞,然后能乘人之不备。乘疑可间,乘劳可攻,乘饥可困,乘分可图,乘虚可惊,乘乱可取,乘其未至可挠,乘其未发可制,乘其既胜可劫,乘其既败可退。故兵贵乘人,不贵人所乘也。

[批评]举间之大概,而其妙自见。

[原注]因寡,故变易以示众。因众,故分列以扬威。利之所在,人所必争。观其失而不较,可以知其牵于害。观其弃而不惜,可以知其诱吾兵。

[批评]乘人之术不止于此,推而行之可也。

[原注]此举间谍之妙。“采物价”四句,总是欲得敌情。“然后”八句,正是行间之巧,虽未尽,余可类推。因隙间亲,如因燕惠之隙而间疏乐毅之亲。因佞间忠,如因伯嚭之佞而间害伍员之忠。因利间争,如因荆州之利而间饵吴蜀之争。因疑间废,如因项羽之疑而间致范增之废。诳者,虚而欺之也。乱者,诡以误之也。离者,溃内人也。散者,绝外援也。

52、强而示之弱者,致我也;弱而示之强者,畏我也。以强为强者,搏我也;以弱为弱者,误我也。铃鼓旌、衣服号令,或效吾之制者,乱我也。以是而效强兵者,弱也;以是而效弱兵者,强也。

[原注]此乘上己之“十八事”,能先权而备之,则不惟不败,犹可以乘人也。乘,与《家计》篇乘意互相发。疑则易谗,故可间,如田单因乐毅与新王有隙也。劳则易破,故可攻,如越王知吴之轻锐尽于齐晋也。饥则枵腹,故可困,如楚军食尽而汉王破之成皋也。分则势孤,故可图,如张步分屯而耿败之历下也。虚则恐惧不安,故可惊,如左车教韩信之胁燕也。乱则纵横无纪,故可取,如谢玄绐苻坚之移阵也。未至则无援,故可挠,如李靖料萧铣之兵未集而急促之也。未发则易遏,故可制,如孟子度诸侯伐齐之谋未动而可止也。既胜,敌必骄,故可劫,如张辽之以百骑贯吴营也。既败,敌必避,故可退,如孔明之射张郃而全军返也。大约举此十者,以见敌有之,俱可用权以乘之,但不可为其乘耳。

44。是故间敌国者,在先得其情。欲得敌情者,必不惜千金。吝千金而失间之心者,败也。捐千金而得敌之情者,胜也。此胜败之机,不可不察也。

[原注]两军相对,除将之智勇、兵之多寡外,先当识强弱。欲诱致我,使劳倦也。弱反示强,因畏惧我,故张大也。本强而益为强之形,将震撼搏击也。本弱而益为弱之形,误我全不备也。军中辨识,惟在铃鼓旗、衣服号令,效我制同,是必战酣之际,或昏夜之时,欲出奇以乱吾军也。然效亦有二:效强必弱,效弱必强,此一定之势也。效制,如冯异变服而赤眉同之类。

24、惟善与敌相持者,识众寡之用,明刚柔之宜,达进退之机,知顺逆之势。

[批评]不惜千金,其他可知。议论真是恳切。

53、鸣鼓树帜于林谷,扬尘聚烟于山野者,疑也,非所以为战也,所以走我而彼亦不来也。设是而后至者,虚也;设是而诱我之至者,实也。

[批评]达权至此,必取胜如神!

[原注]此言待间谍之胜败。间为密事,赏之当厚。厚则人尽心力,而敌情无不知,故胜。不厚则人不惬愿,而无心于效用,故败。然则欲图大功者,何靳千金哉?汉祖与陈平金,不问出入;项羽刻印,忍弗能予。胜败之机,正在于此。

[原注]兵不离于虚实,而虚实乃起疑之方。故善用疑者胜,善识疑者不败。林谷山野,作为可疑之形者,无非引人之进、阻人之退。然欲知其虚实,亦观于彼之后至与诱我之至而已。盖彼不至,是其虚而设此疑我也。诱我至,是彼之实而故设伏伺击也。设疑,如晋侯山泽而疏阵,汉高张旗帜于山上之类。

[原注]此承上二节言。备己乘人,必善于兵者能之。众寡,以人数言,识其用,则无孤旅縻军之失。刚柔,以战事言,明其宜,则无损军辱国之灾。进退,以师律言,达其机,则无逗遛强战之罪。顺逆,以天道言,知其势,则无妄行后时之悔。此真达权者之所为,故既能备己,又能乘人,万举而万全,身安而国利也。识众寡,如王翦非六十万不可,班超三十六人而足。明刚柔,如文王之赫然整旅,汉高之谢羽鸿门。达进退,如唐太宗昼夜速追仁杲,阳处父临水不战而旋。知顺逆,如太公佐武王以伐商,王猛愿苻坚勿图晋。

45、凡间谍之人,或望敌之风,而传伪于我,或被敌之虐,而泄情于彼,此皆覆败之所关也。

54、激我射而不发者,尽吾矢也;激我战而不出者,惰吾气也。两军相薄,势如风雨,我进而敌不动者,恃其有弓弩、石也;我退而敌亦不追者,惧吾有奇伏或诱或劫而中伤之也。

25、强敌不可怒,弱敌不可侮。怒强敌者殆,侮弱敌者悔。故敌能者备之,不能者扰之。扰之而未见其可攻者,我未善也。备之而见其可攻者,我之得多也。

[批评]二者,间之大害。

[原注]杀人于百步之外者,弓矢之利,矢尽则无以及远。临敌有必克之功者,士卒之气,气惰则难以直前。薄,逼近也。相逼如风雨之骤,危急存亡际也,敌非恃弓弩、石,何以我进而不动?非虑诱劫中伤,何以我退而不追?,与同,机石也。诱,未败佯退而诱之入伏也。劫,引其来追而令别兵劫之也。中伤,不以正胜而阴用奇以中伤之也。

[批评]“怒”、“侮”二字,君将当深戒;在己在人,果皆不可也。

[原注]此与下节,又言间之胜败。夫传彼之伪,泄我之情,比比皆然。主将不察,败可立待。则夫间谍之使,安可非其人乎!

55、凡此皆敌之情,非详察之不可得也。

[原注]此言不能如上节“四者”,而妄逞则不可也。古者交邻以道,无分国之强弱,至春秋时,乃有怒强侮弱之失。岂知强固不可怒,而弱尤不可侮乎?怒之,是螳螂当辙也;侮之,是不知蜂虿也,故必危殆而自悔。惟当于能者备之,不能者扰之,然总归于可攻也。若扰之而反不可攻,备之而反可以攻,岂无故哉!亦备者之多,而扰者未得出奇之善也。观此,则强即能者,不备而怒之;弱即不能者,不扰而侮之。精于达权者,恐不如是也。“备”字,正应前“必先自备”。

46、故谍为敌擒而得归者,勿听其言。如得实情,则颠倒而用之。敌之谍者,为我所得,欲灭其迹,则杀之囚之。欲用反间,则厚之脱之。此必胜之方,兵之要也。

[原注]此通结上文言。凡此二十四事,皆敌情之所在。隐微而难知者,必须详察得之,斯可胜也。

26、委敌以货而胜之者,货在我者也。贪敌之货而败焉者,货在敌者也。

[批评]古人违之,而败者多矣。必竟当依此行。

56。故我进而敌亦进者,战;我退而敌亦退者,散;我退而敌进者,或伏吾前;我进而敌退者,当防其奸。是以败而乱行,分兵逐之;败而不乱,敛兵勿追;未败而逃,勿为所欺;既败而复,必谨察之。此敌之情,胜败之机也。

[批评]委货,失之谲;贪货,失之愚。愚非权也。

[原注]处己间敌,间之法克尽,故无不胜。勿听者,不遽信也。颠倒用者,转移其事,使敌乖所之也。厚之,如赵奢佯为增垒,而善食秦人之间。脱之,如武穆佯言粮尽,而阴逸曹成之谍。

[原注]上言敌情未尽,此又概举其进退之故也。两进必战,两退必散,乃自然之势,人所易见。若我退敌进,恐吾之前有伏兵将夹击也;我进而敌退,恐其佯走诱我,故当防也。与上“我退而敌不追”互相发。同败也,而有乱不乱者。乱为真败当逐,而不乱者伪也,故勿可追,追则恐堕其计也。未败而先逃,必有伏兵伺我;既败而复来,必有报怨私谋,一为所欺而不察,则将入其伏而昧于应矣。此亦敌之情,知之者胜,不知者不胜,其机可不慎乎!

[原注]晋以垂棘之璧、屈产之乘,假道于虞以伐虢,虞公黩货而许之后晋并灭虞,璧、马仍归晋,是璧藏外库,而马养外厩也。荀息之谋巧矣哉!吁,晋可谓善权而虞不能矣。此节之意本此。

47、故间谍可用而不可恃,用之者智也,恃之者愚也。

57、如得敌情,乘而勿失。不得其情,形之乃知。能形敌而得其情者,兵之妙也。

27、谓我无可生者,激吾众也。谓敌不足畏者,安吾民也。布疑言于人耳者,使人感也。置赤心于人腹者,使人信也。

[批评]“间可用不可恃”一句,说透玄关。

[原注]承上言得敌情有可胜之机,则当乘以速进而不可失。若未得情,必以我之虚实强弱形之,乃为可知。夫敌情亦难得,而得之由于形之,则形敌诚兵家之妙用也。

[批评]凡此,皆军之微机,最宜先务。

[原注]此通承前意而结之以示警。李靖曰:“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;间能成事,亦能败事。”此间谍之所以可用不可恃也。用之,谓善用之也,指上“捐千金而得敌情”言,非识机者不能,故曰智。恃之,指上“望敌风而传伪于我”言,即信听之不察,故曰愚。智愚分而胜败判。然则人将求为智者乎,将甘为愚者乎?信当择而慎之矣!

58、夫敌不示我以情,亦犹我不以情示敌也。故兵之所忌者,未必其可畏;而可畏者,或出于所忌之外。兵之所忽者,未必其可易;而可易者,或出于所忽之中。苟能真知可畏与可易,然后可以语敌矣。

[原注]我无可生,如班超激怒三十六人,曰:“鄯善拘吾属送匈奴,骨肉长为豺狼食矣。”敌不足畏,如司马懿畏蜀如虎,乃假言曰:“亮止五丈原,诸将无事矣。”布疑言于人耳,如田单令于城中,当有神人为我师,而每出约束,必称神师。置赤心于人腹,如萧王破降铜马,封其渠帅为列侯,而自乘轻骑,横行部阵。此皆能达权者,故又举之。

古典文学原文赏析,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,转载请注明出处

[批评]忌、畏、忽、易四字,说透兵家之状。

28、可使敌兵知吾之仁,而不可使吾兵知敌之仁。可使吾兵知敌之暴,而不可使敌兵知吾之暴。使吾兵知敌之仁者,散吾之众也。使敌兵知吾之暴者,坚吾之敌也。

[原注]此总一篇之意而结之。言用兵以得敌情为要,而敌情实隐微而不露。所忌,敌之情为我所忌也。畏,我因忌而生惧心也。所忽,敌之情我可忽之也。易,我因忽而生轻心也。夫人忌者必畏,而又未必可畏,或出于忌之外,则当无所不畏。忽者必易,而又未必可易,或出于忽之中,则当深戒夫易。果能于忌中而知不足畏,于忽中而知不当易,常畏而不易焉。是敌虽欲隐其情,吾知无隙之可投,情终为我所得,而胜之必矣。故可语云者,许之之辞也。

[批评]“仁”、“暴”二字大相反,效果捷于影响。

古典文学原文赏析,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,转载请注明出处

[原注]吾兵知敌之仁,则无斗心而溃散。敌兵知吾之暴,则效死命而益坚,故皆不可使。惟可使吾兵知吾之仁,必捐生以除暴。使敌兵知敌之暴,必愤怨而归仁。仁暴异,而兴亡基于此矣,安可不知权哉?仁,如汉高之约法三章。暴,如项羽之所过残灭。散众,则如陈平诸人咸归汉,而八千子弟无一还也。坚敌,则如天下诸侯共灭楚,而各战其地以自效也。

29、若夫临敌而刑以惕众,将战而杀以震威者,忍人也。足以失士之心而激之变,非所以令众庶见也。

[批评]能法曹彬,必无此失。

[原注]临敌将战,胜负在于须臾,固当重赏以劝其前,尤贵严刑以警其退。此虽军法之常,然不可有成心也。若临敌而借刑以惕众,穰苴之斩庄贾。将战而故杀以震威,如杨素之求人过,非忍心害理而何?此可偶一行之,屡则必有肘腋之变。故无令众人见而生异心也。此特为滥刑妄杀者戒,亦根上“暴”字而发,乃权之不善者。

30、故兵无他术,察仁暴,明备乘,而权以行之,胜斯生矣。然胜败亦无常也。战虽胜,骄矜持之者死。兵虽败,精专谋之者生。

[批评]权系生死焉,可不达?

[原注]此总承通篇之意而结之。胜败无常,惟权乃定。骄矜则昧于权矣,必暴而乘人。精专则达于权矣,必仁而自备。此所以有生死之别,身阃责者慎之。

古典文学原文赏析,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,转载请注明出处

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888官网发布于古典文学,转载请注明出处:古典管医学之投笔肤谈

关键词:

上一篇:浙中王门学案,江右王门学案

下一篇:没有了

最火资讯